1.于是焉河伯欣然自喜,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。顺流而东行,至于北海,东面而视,不见水端。
译文:于是河伯自己感到非常高兴,认为天下的盛美全在自己了。他顺着河水向东走,到了渤海,向东望去,看不见海水的边际。
赏析:这段文字不仅阐明了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的客观事理,而且显示了看待世界的两种眼光、两种境界,由此再自然地展开说理,不仅增强了说理的形象可感性,而且使说理更含蓄、更丰满、更有理趣。